您的位置: 首页 >> 5G

符道巅峰第一百六十九章黑衣老魔搭配

2020.06.02 来源: 浏览:1次

符道巅峰 第一百六十九章 黑衣老魔

石飞羽也没料到这位老者的听觉会如此灵敏,话音未落,就被他发现了藏身之处。冲着梦雨的等人使了个眼色,稍加犹豫,石飞羽便从山洞之中走了出来。

发现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那位老者横眉一挑,旋即阴声冷笑道:“小娃娃不简单啊,居然能够找到这里。”

说着,只见他双目圆睁,猛的暴喝道:“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暴喝声响起的同时,一股强横的神魂能量陡然爆轰而来,察觉到空气中涌动的这股神魂能量之后,石飞羽脸色微微一变,旋即迎着它一拳怒砸而出。

砰!

拳头前方的空气突然传来一阵爆响,紧接着,就见一道道形的能量波纹急速扩散,瞬间将他淹没而去。

当这股形能量淹没而下的一刻,石飞羽立即发现自己脑海中的神魂本源在轻轻颤抖。不过这种程度的神魂攻击对他来说,却没有多大效果。

尤其是悬浮在神魂本源附近的定神符,是将这种神魂攻击尽数吸收,让他可以直接视对面那位老者的狠辣手段。

不过此刻蓝心依旧在幽冥血潭之中,而对面的一老一少,一看就是来者不善,石飞羽必须保留一些实力以防不测。

口中闷哼一声,只见他单膝跪地,脸上装出一副剧痛难忍的模样,咬牙低吼道:“这位前辈后话好说。”

“桀桀,神魂本源受到重创,除了老夫这世上恐怕没有一个人能救你性命。”见此,对面花白头发的老者怪笑着缓步向他走来。

而石飞羽心中却冷冷一笑,神魂本源受创,即便是绝命海陆河那样的分神境强者都是束手策,就凭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老鬼,也敢大放厥词。

可是现在还没有摸清楚这二人的底细,听他这么说,石飞羽只好附和着点了点头:“请前辈饶命。”

“好说好说。”

那位花白头发的老者很就以出现在他附近,旋即站定脚步,用手锊着胡须阴声冷笑道:“只要你老老实实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会替你解去这万针刺骨之痛。”

神魂本源遭到攻击,就会如有万千钢针穿刺骨骼,那般剧痛绝非常人能够忍受。听这个老家伙话里的意思,显然是对自己有了杀念。石飞羽自然心知肚明,不过现在为了摸清楚这二人的底细,他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知前辈怎么称呼?”

“九阴山黑衣老魔是也!”花白头发任何一个新生事物的诞生都与巨大的商机挂钩。任何一个新生事物的诞生的老者脸上先是露出一丝傲然,旋即阴测测的笑道:“小子,只要你乖乖听话,老夫绝对不会亏待了你。”

话音未落,却见他脸色一沉,用居高临下的口气喝问道:“你是哪个门派弟子,又为何会出现在这幽冥血潭附近?”

石飞羽此刻低着头,却也不去看他,只是稍加犹豫便开口答道:“晚辈乃一阶散修,原本是来参加阴风眼之行,没想到后却遇上兽潮迷路,误打误撞才掉入这个天坑之中。”

听到这番话,对面的黑衣老魔显然不信,但是他留着石飞羽还有用处,也就没再计较什么,站在旁边的那位少年却是插言道:“师父,您说的东西这里怎么没有?”

说到这儿,少年脸上却露出一丝不解,旋即用疑惑的目光盯着石飞羽,问道:“难道是被他拿走了?”

“东西?什么东西?”

一瞬间心念电转,许多往事如光影般在脑海中飞梭起来,直至停留在前几天蓝心进入幽冥血潭时,从潭底爆发出的那道蓝色光柱。

双眼微微眯起,石飞羽心中陡然一惊:“难道这两个人也是冲着幽冥血莲而来?”

“就凭他?”黑衣老魔此刻也是有些心烦,冷笑道,道:“一个脱凡境的冒头小子,恐怕连幽冥血潭都法潜入!”

说到这儿,黑衣老魔却叹了口气,旋即转身望着平静的潭水,轻声自语道:“幽冥血莲不等人,一旦错过今晚,恐怕又要千年之后才会成熟。”

这句话当即让石飞羽瞳孔紧缩,心中是充满了震惊。幽冥血莲千年成熟一次,而它花瓣绽放的时机,都是选在半夜子时阴气重的时候。

然而这个黑衣老魔居然能够料定幽冥血莲会在今晚成熟,这般一幕,则让石飞羽心中充满了凝重。

“嘿嘿,常人只知道采摘幽冥血莲需要特殊的手段,却不知道究竟特殊在什么地方。”这时,又听黑衣老魔阴测测的笑道。

那位少年心中好奇,不由得问了一句。他这才缓缓说道:“子时三刻,用活人鲜血为引方才能靠近幽冥血炼,否则任他实力多麽强横,都法接近这等天地灵物。”

话音未落,石飞羽就以猜到了自己的下场,这个老家伙之所以震伤他神魂本源,是为了给他留一口气活到今晚子时三刻。

似是料定石飞羽遭到自己神魂攻击法起身反抗,黑衣老魔也不怕他逃走,冲着那位少年招了招手,道:“乖徒儿,过来为师嘱咐你一些事情。”

师徒二人随后当着石飞羽的面走到一处空地上坐了下去,却见黑衣老魔用手锊着胡须,沉思良久才开口说道:“为师这次得到幽冥血莲,必须有个人来帮助我一起炼化药效,不知道你能否帮我完成?”

这位少年仅有十五岁左右,心智显然尚未成熟,显然还不懂他说的一起炼化是什么意思,见他说得严肃,不由得用手拍了怕胸膛:“师父有命,弟子莫敢不从!”

“好好好!”

一连三个好字从黑衣老魔口中传出,却见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旋即神秘莫测的嘱咐道:“等幽冥血莲出现后为师自会告诉你怎么办,这件事情可是关系到为师的性命。”

少年自然不疑有他,当即点头答应下来。而黑衣老魔见此也没再多说,只不过眼神之中却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阴冷。

躲在山洞中的梦雨等人,眼见石飞羽单膝跪在地上久久未能站起身来,不由得心中焦急,似是想要冲出来和黑衣老魔以死相拼。

可是当她们挪动脚步时,守在洞口处的沈子风却发现石飞羽藏在背后的手掌,正在偷偷的向他们打手势,那般意思显然是让他们继续留在山洞里不要出来。

见此,沈子风断定石飞羽并未受伤,心中不由得松了口气,旋即冲着亟不可待的梦雨等人使了个眼色。

“桀桀,小子,论你刚才说的是真是假,我都不会在乎!”交代了自己弟子几句后,黑衣老魔的目光陡然转向石飞羽,随之阴声冷笑道:“了,这一天我已经等了整整三十年,只要过了今晚,老夫便能一举突破至凝核境!”

说到此处,黑衣老魔的眼神中露出一丝希冀,随后抬头仰望着天坑外一小片湛蓝天空,喃喃自语道:“天,怎么还不黑呢!”

虽然不知道这个老家伙究竟想干什么,但是这件事情一定和幽冥血莲有关,而且从其刚才的言语中不难推断,他的修为似是被困在了魔动境。

在神罚大陆上修炼者数不胜数,而魔动境则是漫漫长路中第一道坎儿,在这个境界中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轻则修为从此停滞不前,重则变得疯疯癫癫。

想来这黑衣老魔以前也是一位魔动境得到了被害人的谅解强者,不过后来在突破时不慎被心魔侵体,修为永远停留在了魔动境。

“你是想借助幽冥血莲来突破?”虽然这只是个猜测,但石飞羽还是忍水、电、煤气、络啥都有不住神色惊讶的问道。

要知道幽冥雪莲之中蕴含着强大生命力的同时,也有着几位可怕的阴煞能量,如果直接服用恐怕用不了半柱香的时间就会丧命于此。

“桀桀,事到如今,也不怕你笑话。”

却见黑衣老魔冷冷一笑,旋即便不再理会他,而是自顾自的说道:“老夫被心魔困扰三十余载,幽冥血莲恐怕是我此生唯一的机会。”

“果然!”

嘴角轻轻一颤,石飞羽心中还是忍不住骂他是个疯子。借助幽冥血莲突破,恐怕没等突破,你就会丧命在那种可怕的阴煞能量之下。

对于九阴山的人,石飞羽素来没有什么好感,何况这个老家伙刚才还想拿他今晚引出幽冥血莲,所以仅是心中冷冷一笑,也就没再多言。

时间不知不觉以到了傍晚,又从傍晚到了半夜子时。当子时来临的一刻,一股扑鼻的清香突然从血潭之中弥漫而出。

随着清香出现,一朵幽美的冰蓝色莲花也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不过这次却略有不同,只见它从水中出来后,悬浮在半空之中,也不急着去吸收月之精华,而是缓慢旋转起来。

冰蓝色的花瓣在众人紧绷的心弦下慢慢绽放,直至露出了其中的莲蓬莲子才停了下来。这时,月光刚好透过树冠缝隙,照耀在莲蓬之上。

在月光的反射下,十几个宛如血红宝石的莲子散发出诱人光泽,一种能让人心旷神怡的幽香随之从莲蓬上飘散而出。

“桀桀,是时候了。”

眼见于此,黑衣老魔陡然站起身来,手掌旋即暴探而出,直奔石飞羽抓了过去:“小子,用你鲜血能将此等神物留在世上,你也该感到荣幸才对……”

邯郸妇科医院咋样
活血止痛吃什么
6个月儿童用什么止咳药好
辽源治疗白斑病费用
临沧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葫芦岛治疗白斑的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成都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