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云计算

我是女皇的随身铠甲第七章我有一个师父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是女皇的随身铠甲 第七章 我有一个师父

石台上的铁桩,原本是路雨安练剑用的靶子,这么多年过去,上边除了无数道细小的白痕,毫无损坏。

而此时,路雨安脑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呐喊:“左拳!右拳!直拳!双拳!深呼吸!再来!左拳!右拳。。。”

于是,路雨安也跟着节奏,用那柔弱的拳头,一下下打在铁桩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铛!铛!铛!

路雨安的反常举动,自然引起了石台上其他人的注意。

“雨安姐。。。你这。。是干嘛呢。。。”

一个眼睛水灵灵的少女,第一个凑上来,歪着头询问。

路雨安一看,是家中为数不多与她关系很好的路玥,刚想回话,就被一个声音给呵斥了。

“死丫头专心点!是你自己说要坚持本座的训练计划的,今天打不完两百拳或是打乱了,你就给我侍寝吧!”

“无耻贼子!”

“有你这么跟师父说话的吗?”

“我说了,你不是我师父!”

路雨安贝齿一咬,给了路玥一个抱歉的眼神,继续跟上节奏。

铛!铛!铛!

“哎,可别怪我,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啊。。俗话说,不打不骂不听话。。”

张夜苦口婆心,语重心长。

路玥嘟了嘟嘴,继续去练剑,其他的人虽然没有看热闹,但也是大眼瞪小眼:

“路大小姐,今天是吃错药了?”

“哼,废物一个故弄玄虚,怕是又想骗些家里的化灵散了。”

“也别这么说,路雨安性格是差了些,但以前对你们不是也挺好的。。。”

“怎么?你心疼了?本姑娘哪点比那个废物差?”

“就是,以为分给我几瓶化灵散就装好人了?她自己那么多用的完嘛。。”

“以前称她一声姐是给她面子,现在还让我给她当小弟?资格呢?”

“都别说了,没了路雨安,路家就靠我们了,争点气,尽量在选拔大会上保证两家宗门认可。。”

闲言碎语传来,路雨安好像根本没听到,平时古灵精怪的路玥,倒是气鼓鼓的似乎要发作,只不过最后为了不给路雨安添麻烦,还是选择无视了那群人。

看着路雨安精致的小脸,张夜不由有些触动:“这两年,她都已经习惯这样的状况了吧。。”

片刻后,一个黑袍人快步来到,因为慌忙脚步都有些紊乱。

张夜一见此人,下意识探出神识摸了个底,却是发现了有些不对,不由轻咦了一声。

“见过家主!”其余人等纷纷行礼,路渊敷衍地点点头以示回应。路雨安往他这里看了一眼,依然用娇嫩的拳头砸着铁桩。

那绷带虽然看着挺厚实,但路雨安每打一拳,路渊的心就跟着抽搐一下。

“雨安,你这是。。”

见到父亲满眼的关怀和迷茫,路雨安放慢了节奏。

“贼子,我要暂停一下!”

张夜识5、在TEST数据库下创建一个新的表;趣地同意了。

“父亲。。”

“雨安,你在做什么,今天怎么没练剑了?”

看着女儿的小身板和额上的汗水,再看看那大铁桩,路渊急切地需要一个解释。

“我。。。”

路渊见女儿面有难色,把路雨安带下石台,找了处安静角落。

路雨安则是回想起,张夜今早说的一番话。

“雨安啊,你的剑法性质与你体质严重相悖,所以你的修为倒退那是迟早的事,就你体质的霸道而言,你没死都是万幸了!所以,明天起,你就不要练剑了!”

“父亲,我从今以后不再练《玉子剑法》了。。”

路渊眼睛一瞪:“这剑法你从小练到大,眼看要大成,你不练了?那你要练什么?”

路雨安回想起,张夜两个时辰前说的一番话。

“雨安啊,我多说一点,昊阳霸体至刚至阳,《玉子剑法》性质与少阴皇体契合,不仅害你修为倒退,还让你的圣祖血脉暗淡了不少。所以,明天开始你要按我的要求打磨你的体质,提高肉体强度!”

“父亲,我。。。要练拳。。。”

路雨安在说出这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古怪,更不要说路渊了。

“练拳?你?”路渊再次打量路雨安,眉毛皱成一个川字。

“你这不是开玩笑吗?你见过哪个书生读了半辈子书突然去打仗的吗?拳法偏劲力,剑法重巧力,依你多年练剑的这体能,能练拳?”

面对父亲的质疑,路雨安回想起,张夜一个时辰前说的一番话。

“雨安啊,别嫌我唠叨,你记住,你我现在有神魂契约相连,我的一切包括性命,都是绑在了你的身上!所以,你应该明白,不论怎样本座绝不会害你。”

路雨安想了半天,最终吐出一句:

“练拳应该。。能解决我修为倒退的症结。。”

“胡闹!”路渊脸一黑,“这两年,我医师找了不少,甚至去求问了郡主也没找到你身上的毛病。”

路渊看着路雨安的眼睛,忽然想到了什么,道:“女儿,这不会是你一个人心血来潮的想法吧。。。”

路雨安深呼吸一口,正色道:“的确不是,是有人告诉我的。”

她回想起,张夜半个时辰前的一番话。

“雨安啊,我再多个嘴,为了你,当然也是我的安全,我的存在和你的体质,绝不能透露给任何人!但是我可以作为你暗中的依靠,以后如果遇到麻烦,你就往我身上推就行了。至于咱们俩的关系。。嘿嘿,你懂的。。”

路渊一听路雨安的回答,心想果然有妖人作祟,怒道:“女儿,是不是有谁逼你或者哄骗你?”

路雨安摇摇头:“父亲,这些都是我师。。师父让我做的。”

路渊懵了:

“师父?什么师父,你哪来的师父,我怎么不知道?”

路雨安道:“我在九月山遇到一个云游四海的奇人,他说。。”

“哼!他说什么?”路渊闻言一声嗤笑,负起手来,“是不是说你骨骼惊奇?是个修炼奇才?”

路雨安和张夜同时心中一并掷落地面震。

“是不是还说你要收你为徒,传他衣钵?”

“。。父亲。。如何知晓?”

路渊嘴角扬起一抹嘲弄的笑:“我知道是因为我见过此人!”

路雨安立马问张夜:“你见过父亲?”

“没有啊。。”这回该张夜茫然了,我这刚重生没几天,什么时候认识您老了?

“我要是见过咱爹,我肯定也要跟你说一声啊。。”

“倒也。。。你说什么?”

“没啥。。。”

看到路雨安沉默的样子,路渊抬头看向了远方:“那是二十多年前了,我曾经在附近遇到一个人,也对我说过这样的话。。结果他收了我的五十枚玉碟就没了人影了。”

张夜恍然,这人的确是把路渊骗怕了,一个普通三口之家一年的收入也就两枚玉碟!

五十枚,够买一本玄级高阶武诀了。

天地玄黄四大品阶,路家的《玉子剑法》都仅仅是玄级低阶武诀而已。

“所以女儿,如果我没猜错,这人多半就是我当年遇到的那个江湖骗子,如今还在这附近晃荡。”

路渊正色道:“雨安,你要其中4年在英国皇室特许品牌Gieves Hawkes担任创意总监。“我们的确是一个潮牌找师父,必然是成为八大宗门的弟子才是最好的。那些个散修虽然不乏真正的大能,但从而促进市场的不断进步。 从目前局势来看有几个愿意收徒的?”

路雨安道:“父亲,我知道你的担心,但是女儿也不傻,我师父可能。。。是真正的高人。。”

“可能?”路渊皱眉道:“你这个师父可有传你任何武诀?”

“没有。”

“那他可赐予你什么灵器?”

“没有。”

“哼!”路渊一挥袖,“什么都没有,反而教你弃剑学拳,还大放厥词能治好你修为倒退的症结!女儿啊,你凭什么相信他!”

“。。。”

路雨安沉默,她很想说你要是真见过这货,就不会这样说了。

正当路雨安不知如何回应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路雨安脸色瞬间变了几变。

“父亲,听说你的丹田。。。有伤?”

路渊前一秒还板着的脸,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垮了下来,显得有些僵硬。

天津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
上海早泄治疗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成都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