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工智能

代表突然收到他从远方惠赠的散文集鸿踏雪泥

2020.09.21 来源: 浏览:0次

《鸿踏雪泥》孙振笃著河北大学出版社

我与孙振笃先生素昧平生。近日,突然收到他从远方惠赠的散文集《鸿踏雪泥》,真是喜出望外。展读之余,得知先生丰富的人生阅历,深厚的学术修养,尤其是他的原籍睢宁属徐州市,我虽非徐州人,却曾在那里生活、工作过几年,对之有着深厚感情;再便是他曾就读于青岛一中,而青岛正是我定居多年的第二故乡。由于这两个原因,对此书便产生了一种特有的亲切之感。

这本散文集涵了叙事性、回忆性的散文和杂文性的思想随笔,还有文学评论,自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中期的战争岁月,历经解放初期以至“文革”期间的经历,直到他离休后改革开放的盛世华年,风云变幻,天翻地并表示自己也很遗憾:当然遗憾覆,超越了半个世纪,内容丰富多彩。我觉得其主要部分则是带有自传性的回忆篇目,特别感人的是《金戈岁月》一辑所收的解放战争期间那段革命生涯的光辉记忆。这本书的最可贵的价值,或亦在此。散文是一个“多功能”文体,包罗面极广。中国古代散文是文、史、哲合一的,史即事实,记忆,叙述性内容。散文中的“史”不同于史书,不是概括性的概述,多属于个人亲历,因而具体、生动、细致,最能传达生活亦即历史的真实。而孙振笃《金戈岁月》与《忆往情深》两辑中,便有许多这样的感人篇章。特别使我感动的,如《夜过骆马湖》、《我在沂水朱家庄的时候》、《五十年后当我又站在北流古道丁字路口的时候》小怪家族终于发现了一个小岛屿,以及《家祭》、《怀念父亲孙仲英》等。

1946年,硝烟弥漫的战争岁月。当时孙振笃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却已经历了那么艰苦的行军历程,而从一个孩子的回忆中复述的那些生动的细节,其真实性和感人力量,确是在其他文章中罕有可比的。我说的是《夜过骆马湖》。这篇散文在艺术真实的再现、细节捕捉的精巧、语言色彩的强烈上,都可推为全书之最,试举数例:

[NextPage]

6月的苏北,天气渐热,然而1946年6、7月间,总是阴雨连绵,地上泥泞难行,身上的衣衫总是湿漉漉的……

寥寥数语,便将一种意境勾勒清楚“,身上的衣衫总是湿漉漉的”尤觉真切。稍后一段湖上景色的描绘更见精彩:

黄昏时分,风雨交加中的骆马湖,黑沉沉的水面上泛着微光;风卷着斜斜的雨脚无情地抽打在我们无遮挡的身上;黑沉沉的雨幕笼罩着天地,笼罩着湖面,有如一头怪兽在吞噬着我们。

前有湖水,后有追兵,如之奈何?

好处在于环境的描写与彼此战争环境下仓惶撤离的人们的心态紧紧地交织在一起。这还不过是铺垫,最出色的乃是被迫趟过湖水的那段描写,还是孩子的他,是紧紧抓住马鞍子和马鬃,借马力拖着渡过那一段深水的。

这篇散文的结尾是这样写的:反正过了湖,心里踏实多了。

我用草帽遮住脸,在雨后初晴的暖洋洋的阳光里不知不觉睡着了。

毕竟是孩子。这个细节更是令人拍案称绝。散文不仅要求真,而且要求有细节的生动,才能使这“真”达到艺术性的高度。这个结尾使全文更见丰满,也更为感人。“我用草帽遮住脸”这个细节抓得多漂亮。

我想着重推荐的另一篇散文是《五十年后当我又站在北流水古道丁字路口的时候》。这是写他50年后特意去回访他“魂牵梦萦五十年”的胶东荣城那个年轻时曾经居住过的“战斗的村庄”时的心情。

我站在丁字路口,手扶当年作为“队部”办公室的老屋的门框,以手加额,紧闭双目,一种隔世之幻,沧桑之感,油然而生。多少往事,烟霞纷纷。“人事有代谢,往事成古今”,长歌怀旧游,讹识当年少年郎!

这篇散文之所以感人,在于情真。振笃先生的散文追求的正是真情的流露。他在《自序》中有段话提到这篇作品:“似有一股疾风暴雨从胸中骤起,似有雷鸣闪电在心中激荡,有如大海的波涛,汹涌澎湃。此情此景,我怎能不动情,怎能不泪下,怎能不胸怀激荡,怎无今昔之叹,怎不感慨万千!”这段话不仅有助于理解他的这篇作品,也有助于理解他全部散文的优势所在。“好的散文,贵在一个真字。”《鸿踏雪泥》中所有的优秀篇目,都可以由此得到说明。

(实习:项雷)



宁夏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婴儿腹泻贴什么牌子好
如何去除面部黄褐斑
Tags:
友情链接
成都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