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万物互联

代表万劫龙尊第六十一章何惧

2020.09.17 来源: 浏览:0次

万劫龙尊 第六十一章 何惧?

“兄弟们,此次一去,我们是为了讨伐叛贼,你们将冲入星落城,这可是重罪,做好觉悟了吗?”

伊天行眼神冷漠,语气冰冷,杀入皇城,虽说是去讨伐叛贼,但仍旧是重罪,搞不好,会被诛灭九族。

“为伐叛贼,何罪之有?我等血歌卫,无愧于星斗!”

血歌卫带头的将领看了一眼身后同样身披血甲的血歌卫,眼眸中没有畏惧,却带着一丝决然。

“讨伐叛贼,我等无愧于星斗!死亦无憾!”

更多的血歌卫将领上前,这么多年的军中兄弟之情,就算是真的反叛又如何?无惧!

“讨伐逆贼,死亦无憾!”

数万血色铁骑,齐声大喝,手中长枪直指苍穹,仿佛是要将这片天捅出一个窟窿。

他们的魂,是伊天行,能与伊天行同生共死,他们不畏惧,更不会退缩!

伊天行看到自己这群兄弟,轻笑一下,心中有些愧疚,本来可以避免这场战争,但却为了他一人的执念,却要让这群兄弟们一起冒着生命的危险,他的目光中闪过一缕哀伤。

若无叛贼,那该多好?

伊天行身旁,敖天刚刚回来,他的眼眸不断的闪烁,此时,他竟感觉到有一股热血,不停的上涌,即使是他,也被这种气氛所感染。

看着一个个兄弟,伊天行长呼了一口气,在风中有些萧瑟。

“时间紧迫,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现在火速前往星落城,给予叛贼致命一击!”

伊天行翻身上马,一身血红的战甲凭空浮现,紧紧的附着在他身上,发出“铿”的一声脆响。

同时,在他的身旁,突兀的出现了许多黑甲将领,冰冷的气息绽放,凌厉无比。

“伊统帅,请让我等一同前往!”

这些黑甲将领下跪请求,他们是自愿前来的,在他们心中,伊天行就是他们的战神,那些叛贼竟为了一己之私,却要谋害他们的神,这是他们所不能容忍的。

他们心中,生出一股悲壮之意,在他们前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有了死志,即便他们知道这一去很有可能战死,他们也无法忍受战神所受到的屈辱,这个公道,他们一定要讨回来。

“好!既然如此,天行在此谢过各位兄弟!现在,出发!”

这是我们外链的重中之重

伊天行没有拒绝这些将领的好意,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阻拦,也根本没有一点作用,他们一定会跟着自己,与其如此,倒还不如跟着自己安全一些。

“等等!”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敖天从城主府内走出。

伊天行余光一扫,本想将他留在这里,没想到他还是站出来了。

“滚回去!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伊天行冷声骂道,敖天岂能不明白他的意思?再次向前一步,道:“叔父,我并非无用,况且,我与魏家有着大仇,如此良机,不去报仇怎能消我之恨?”

见伊天行依旧有些犹豫,敖天看向他大声道:“此仇不报,敖天誓不为人!”

“请伊统帅带上敖统领!”

血歌卫全体为敖天请愿,伊天行只得答应了下来。

“好吧……小天,你跟着可以,但绝对不可以离开我半步!”

敖天点头,以伊天行为头领,血歌卫紧随其后,数万铁骑呼啸而过,掀起了一股冲天烟尘,直奔星落城冲去。

黄沙漫天,铁骑无边。

此时,星落城内,魏家家主魏龙良正坐在魏家大厅内,同时,许多魏家的核心人物也都在场,铜炉中,有檀香在燃烧,白色的雾气不断的在空中缭绕,这样优雅的环境,却根本不能让大厅内的任何人有所放松。

“说说吧,现在该怎么办?”

魏龙良开口,打破了可怕的宁静,目光扫视着在坐的所有人。

众人一句话也没有说,再次陷入了宁静。

“呵,你们知不知道,伊天行已经率领血歌卫向星落城赶来了!我们现在即使想跑,也肯定会被守在星落城皇宫的御林军阻拦,说说,该怎么办?别一个个跟死人似的!”

魏龙良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一位魏家长老站起身来,道:“家主不必惊慌,我们行事如此严谨,就算有人失败也不会提供任何证据,没有证据,伊天行那厮想要动我们那就一定得过了御林军那一关,退一万步来说,即使被他抓住了证据,星落城乃是星斗帝国皇城,想必,他也不敢乱来吧?”

说完,这名长老很是得意的看了看周围的众人,他们同样是一脸认可的表情,这更是让他得意非凡。

谁知,魏龙良直接一个大耳刮子抽在了他的脸上,怒喝道:“老混蛋,老糊涂!伊天行那个匹夫是什么性格你们不知道吗?!证据?且不说被他的道的下场,就算没有证据,以那家伙目无王法先斩后奏的性格,他会在意证据这种东西吗?你们要是抱着这种心态,还不如趁早上吊,好快点投胎去呢!什么玩意!一群脑子进水的东西!”

魏龙良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对这群整天修炼到脑子短路的长老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傻子一群!

也不怪魏龙良生气,只要是星斗帝国的国民,就算是个三岁小孩都知道星斗军神伊天行那暴熊一样的性格,亏这群长老还是荒武帝国派来星斗帝国的内应呢!要真是全部和他们一样,妈的简直就是给人送菜的!

被抽的那个长老颤抖着站起身来,捂着脸问道:“那……家主,我们该怎么办?”

魏龙良沉吟了片刻,再次扫向大厅内的众人,心中顿时火大,这群白痴肯定是指望不上了,为今之计,只能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事到如今,做好最坏的打算吧!开启密道,时刻准备撤退,让那些星斗帝国的士兵先帮我们拖一会儿,收集到的情报,能带走的尽量带走,带不走的,一律烧毁,务必不要给星斗帝国留下任何一件东西!”

“可是……家主,这些财物……”

有长老不舍,在这里经营了这么久,竟然要在一天内灰飞烟灭,任谁心里都不会好受。

“那你就他娘的跟这些财物呆在一起吧!”魏龙良瞪了他一眼,简直朽木不可雕也!命都快没了还在意那些身外之物?脑子绝对修炼坏了!

整个魏府,变得异常忙碌,一些从星斗帝国招来的守卫正在认真的站岗,根本不知道自己即将迎来什么。

而那些魏家直系子弟,则在第一时间内进入了魏家一早便建好的密道,等待着传送出城。

不得不说,魏家做的准备实在是够完善的,不仅仅是密道,在魏家的院内,大大小小总共有数十个阵法,而且唯一的效果就是——强烈的爆炸!

如此多的爆炸法阵,一旦启动,十分之一个星落城都将被炸成齑粉,看样子,他们根本就没有给星斗帝国留下任何东西的打算,甚至,他们打算在临走之前,送给星斗帝国最后一份“大礼”。

……

……

一片赤红色的铁骑最前端,伊天行已经沉默了两个时辰,穿过了十七座城池。

“小天,十七座城池,有防御力的,也只有那么寥寥几个,其中以血歌城和鬼牙关最为强盛,若是被攻破,你认为会如何?”

伊天行看了敖天一眼,淡2粒进球远不能客观的反应本场巅峰对决的精彩程度漠的说了一声,让后者身上生出一股寒意。

会如何?

“若是攻破血歌城与鬼牙关,这十七座城池形同虚设,且一路之上,地域如此开阔,中途再无其他可以坚守之地,一旦被荒武帝国闯入,必会长驱直入,沿途的百姓将会如同草芥一般,被肆意屠杀,血流成河。”

敖天看向伊天行,回答的声音有些艰难,若是失去了伊天行,血歌城与鬼牙关将再无可以抵挡荒武帝国铁骑的统帅,这并不是说他们不如伊天行,而是,他们根本不了解荒武帝国的作战方式,一旦对阵,必定伤亡惨重。

“所以,我必须要活着。”

伊天行对着敖天缓缓说道:“不仅是我,你也要好好的活着,你的才能不在我之下,将来,星斗帝国交给你了。”

敖天眼眸微凝,他还是第一次见伊天行如此,看他的样子,不管怎么看都想是在交代遗言一样,莫非……

“此次兵围星落城,即便不会战死,皇室也绝不会轻饶我等,到时,所有的罪责由我一人来承担。”

伊天行看了敖天一眼,敖天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话,却根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让他去劝伊天行?自己这个叔父倔的跟头驴似的,怎么可能会听!

“小天,星斗帝国,实在太久没有整理过了,这个时候,必须要有人用忠烈的血液来洗刷星斗帝国的污垢与杂质,真是太久没有清洗了……这个,必须由我来执行。”

伊天行长叹一声,敖天心中越来越寒,都说人心险恶,真的没有想到,世间,竟然真的还有如此忠烈之人。

此时,已经距离星落城不过百里,仅需一个冲刺,十分钟内便可抵达……



复方鳖甲软肝片疗效怎么样
鄂州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上饶牛皮癣治疗方法
Tags:
友情链接
成都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