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我的魔物娘军团第章一个猎人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的魔物娘军团 第288章 285 一个猎人

科学研究证明,人类作为生物物种,其个体的最大恐惧就是死亡,因为个体死尽即意味该物种灭绝。更新最快所以,人怕死,跟人类肚子里心肝脾肺肾and脑残细胞的大小其实毫无关系。关系在基因那儿那么,是什么超越植根于基因之中作为一种由来已久的社会中介服务的恐惧?

如果完全归于基因里更加野蛮的因素,那未免有些太过武断。将一个人后天通过自己韧性所锻炼出来的一切美好品质和坚韧性格一概否定,实在不公。

虫巢距离艾丁城堡的距离并不远,但也不近。作为一个布尔凯索人赶路大约走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特地绕开了亡灵与虫族的恐怖修罗战场赛博坦知道自己的也许面对凡人比较强大,不过人贵自知,他也知道这份强大是有限度的,别説独自面对虫族和亡灵两股大军了,就是自己带着自己部落所有人一起来,也不一定能打过其中任何一股势力。

自己如果和传説中的孤胆英雄一样拉风的硬闯进去,那分分钟变成杂碎汤啊。落在亡灵手里就是一串骨肉相连,落在虫族手里就是有血肠的东北大乱炖。

所以……

怂,必须怂,不怂就是送!就是不会玩,就是坑队友!死了你没关系,你给对面送经验呢?虽然你自己不是很主要,但是你的位置很关键,稀里糊涂的就浪,浪了就直接送了那叫什么事儿?

所以这个娇小的伪娘拎着两把大根,悄悄地接近着虫巢附近。遇到不论什么玩意都躲得远远地

虫巢的位置就是原来就是龙穴,赛博坦来到距离具体位置大约十公里左右的山路,便感觉到了明显事情不对劲。干裂的大地已经渐渐……恢复了生机?当然这种生机简直让赛博坦为之惊讶。

满地的都是虫子,而且都是勤劳的虫子。那感觉就好像到了血汗工厂似的,只不过这里的虫子干活都是没工资的。庞大的虫群位列整齐,数米长的奇怪多足生物背负着各种树苗或者其他诡异之物,种植在已经裂变干枯的地表里远处,已经有不少类似的植物在同样苦难的情况下被种植成活应该是昆虫所需要的植物吧?

……农业文明的虫子……

卧槽,好tm恐怖!赛博坦看了一眼就觉得头皮发麻,原来自己不是在和一群只能通过本能的虫子作战!自己是在和一直庞大的、生育能力和战斗能力超过普通人类n倍的,有组织的高度统一【国家】,是一支部队。

赛博坦为之胆寒。

吓死我了,赶紧杀几只虫子定定神。

于是赛博坦找到了一只落单的虫子,看样子就算是虫族里也有偷懒的。这一diǎn倒是很有趣听説蚂蚁里有百分之十的工蚁是啃老族,不干活的。

在一块巨大的岩石,看上去应该原来是一座小山坳,不过已经被差不多彻底夷平所留下的残留山体之后。赛博坦猎杀了一只脱离大部队,打算开小差的蚂蚁。

没错,蚂蚁大约两米多长,一米多高。杀了对方的时候反了经验错误,一刀将对方的头斩下来,但是对方竟然没有头还跑了好久。不得不大费周折,将对方斩成数段才算是结束

这只巨大的蚂蚁是最好的遮掩工具,赛博坦一剑将对方的身体刨开,取其中最多的鲜血浇灌了自己的身躯。让蚂蚁的气味完全掩盖住自己的气味,那股浓烈而恶心的臭味几乎让他也有些受不了。不过这也没有办法忍耐也是布尔凯索人的一项美德。

忍耐之后一定要爆发,才更是美德。

“这味道真tm恶心!”将自己的衣服也完全浸透了蚂蚁血,赛博坦狠狠咒骂了一声。踢了一脚举行蚂蚁的尸体,然后狠狠咬了一口蚂蚁为数不多的【肉】。

“呸!真难吃。”只吃了大约半相当于我俩两年工资的总和。”28岁的王昆在今年“五一”期间迎娶了他的新娘公斤左右的虫子肉,以赛博坦的饭量完全没有吃饱但是也不想再继续享受这种美餐了。老实説这玩意的确是高蛋白,但是也难吃的要死。

蚂蚁的气味已经完全在他的身上了,为了不被越来越高的太阳辐射给晒出问题来,赛博坦又用布尔凯索人的老办法。用蚂蚁血和泥,用泥土在自己的脸上涂抹了一些类似部落花纹的东西。这些都是防晒的绝佳办法。没办法,待会气温估计要升到零上三十度以上,没有云层的暴晒一定更加恶劣。现在的气温昼夜温差依旧因为上古卷轴的原因,大的要死。

远处,目可视及的一座非自然的大土山已经被修建完毕,看上去还在向外扩建。可以知道的是这就是“蚂蚁窝”了,这么説也许不确切,因为这里可不仅仅有蚂蚁。天上嗡嗡飞的也是不少,地上爬的其他巨型虫子也是很多。

“布尔凯索,布尔凯索,给我一diǎn力量……然后该怎么办?”赛博坦看着那些虫子忙忙碌碌的样子,当即打定了主意。距离【目的地】还有一些距离,而那似乎绝不可能让外人进入的虫巢则是自己的目的地。

本来想要在这里使用上古卷轴,可惜的是差一diǎn就是不行。目前保护上古卷轴进入虫族基地是最重要的任务。既然虫子们已经开始自给自足,种植食物了。那么食物链就一定甚至半蹲着。如果你是摄影师十分主要,在生物的荒土,虫子的乐园上行走了半天。努力地在嗅觉灵敏的虫子面前潜行,终于赛博坦又发现了一处外围的“捕获”队伍。

几只五米多长的巨型蝎子踏着大地,两米多长的巨型钳子上夹着几只看上去已经被杀死的动物,正返回巢穴当即赛博坦认定了自己进入巢穴的办法。

大约一小时后,赛博坦扛着一头已经饿得没人样的巨熊。捅开了对方的****整个人钻了进去,幸亏身材娇小所以还不算太费劲。老实説对于某些洁癖这比死更难受,然而赛博坦却必须主动的,整个人进入巨熊的内脏之内,感受着生物最恶心部位的气息潜伏、忍耐、可以付出一切获得最终胜利的猎人一定是对自己奇狠无比的。

他等着虫子亲自来把自己送进地堡之内,门票就是这头从地底翻出来的巨熊。如果失败嘛……就没有然后了。

+

石家庄阳痿治疗哪家好
南昌阴道炎治疗多少钱
丁桂儿脐贴和妈咪爱哪个好
Tags:
友情链接
成都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