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传感器

我能看见战斗力五百九十六章画画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能看见战斗力 五百九十六章:画画

十二月初四、大寒

原本郁郁葱葱的山林都被大雪盖住了头,原本满是鸟叫的森林现在已是一片寂静,放眼望去天地尽是白茫茫一片,就连山快到让你来不及去回忆。谷中的潺潺细流也从源头被冻住,冰锥悬在每一座崖口,告诉世人这已到了一年最寒冷的时候。

唐罗给赤霞山的平民留下了足够的粮食,但他们究竟能不能撑过这个冬天,唐罗心里还是没底,毕竟向东看去无双城的建造已经因为大雪的关系停止,以往没事就会在赤霞山各处晃荡找找小动物,拾拾柴火的百姓全都不见了,所有人都躲在窑洞中将身子蜷成一团,身上盖着所有能找到的布料。

别说那些平民,就连北山此刻都显得冷清不少,除了正西、正南的战场依旧火热,全世界都像是歇了。

哦,对了,还有那支屡败屡战的小联队。

唐罗紧了紧身上的貂袍一脸无奈地看着极远处那群将身体埋在美国陆地棉现货市场成交量 6,143 包雪地中,匍匐前进的凶境武者们。

通天台不过建成四天,弥虎这支小联队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先是被大长老唐思源偷袭折了两头青鸾,而后又一头撞进了唐氏武宗小队的包围圈,一轮合击之下,剩下的十六头青鸾直接毙命,三名弥氏武宗受伤后用了玄机玉遁逃,剩下的十四名武宗且战且退,总算是突围而出。

自此,神羽十八骑变成了御空十五宗,本以为这是场重大胜利的唐氏族人还没来得及庆祝,弥虎就又带着十四位已经失去青鸾的武宗杀了回来,没了鸾鸟掣肘的弥氏武宗终于发挥出了自己应有的水平,在六位顶级武宗的带领下打得设伏的唐氏武宗小队节节败退。

虽然在人数上略有超出,但除了大长老唐思源与副长唐振外,其他人在对阵弥氏六位顶级武宗时总是处于被压制的情况,这还是在被秘术增强实力的情况下。

一场大战结束,弥虎联队又有四名武宗受伤动用玄机玉,而唐氏这边则是五位武宗受伤,自知身处唐氏腹地的弥虎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在被合围之前再次撤离,在撤离的过程中又有一名武宗被大长老重伤后遁逃。

所以这支威胁着北山的小联队现在只剩下了十一人,但就是这十一人,却让唐罗丝毫不敢大意。

如果让六名顶级武宗靠近北山族地十里内,能够造成的杀伤便会很惊人,在失去坐骑之后,这支联队的战略目标也变了。

唐罗已经看出来,弥虎现在一门心思的就想闯入北山大闹一场,然后以玄机玉遁逃,看他带着剩下的十人潜在雪地中悄悄的靠近就知道,他想借着大雪的掩护完成这支联队最后一次突袭。

但看这速度,这十一个人要爬到北山近处怕不是还要好几天,更何况唐罗早就在他们的前进的道路上设下伏兵。

现在的情况说得明白些,就是弥虎以为自己在悄悄的接近北山,其实一切行动都在唐罗的眼皮底下。

默默为心疼这支小联队一秒,唐罗扭头望向西南面的战场,在案上写写画画,想要把人脸尽力的还原,无奈画艺实在有限,他只能尽力扩大目标人物的标志特征,并且以文字加以描述。

毕竟要让别人用自己的画认出目标,也实在有点太强人所难了,将目标的酒糟鼻特别标注好,唐罗对待命的蔡补初传令道:“请神武军统领、二长老来通天台一叙!”

一名坐在讲台上的男子大谈医生在做手术时的“创收”之道

一场大战持续到今天,西南外围的大山都被打碎了数座,而战场上的人也是换了一茬又一茬,除了父亲唐森参与了整场战役外,不论是弥氏的弥海、弥阳还是联军中的家主,都有过换防的动作。

此时正是由宗正唐祖与三长老唐正豪换防唐羿与唐弘骏,所以唐罗正好借着这个时候将一些信息共享给两人。

不多时,神武军统领唐羿和二长老唐弘骏便来到了通天台。

“见过二长老、羿统领,两位请坐。”唐罗朝他们拱手行礼,引着两人走到通天台罗伞中坐下。

“罗总长,今日找本统领不知有何事?”神武军统领唐羿刚一坐下,便对着唐罗沉声问道。

这也就是唐罗现在是北山的守备总长,不然他连见都不想见,只想快些伤愈回到正面战场上去。

作为一个纯粹的武者,神武军本就是武堂中类似尖兵的存在,他作为一军统领只想身先士卒,哪怕唐罗现在是全族瞩目的希望之星,唐羿也没有什么想结交的意思,就连寒暄都省了,直入正题。

“今日请两位来,是有些关于正面战场的情报想要交给两位。”唐罗倒是很喜欢神武军统领这直来直去的行事风格,也是直接道。

但唐罗还是小觑了神武军统领的耿直,在听完这句话后,唐羿便紧皱双眉质问道:“既然是有关正面战场的情报,为何不交给首座与宗正却要交给换防的我们?”

这番话无异于冒犯,唐罗一张脸当即便沉了下来,正要发作便听到二长老唐弘骏沉声道:“羿统领,罗总长现在是家族的守备总长,你现在已经从前线换防下来,他便是你的上官,将唐振贬职是族里的决定,你现在对罗总长这个态度,可是对家族的决议,有意见么!?”

刚刚还满脸严肃的唐羿被二长老唐弘骏一番话说得脸色涨红,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但唐罗在听完这番话后倒是明白了为何从刚一出现唐羿便对自己一脸忿忿了,原来唐羿是为了自己的师父唐振鸣不平。

所以说家族关系盘根节错,你都不知道啥时候得罪了人,唐罗一脸无奈,对二长老道:“二长老不必动怒,我相信羿统领也并非有意。”又将脸转向唐羿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对这总长之位真的是没什么兴趣,所以你也不用为唐振武宗鸣不平。”

“这次请你们两位来,是想让两位知道,其实现在正面战场上,弥氏的这支联军有着极大的破绽。”

阴道炎造成的危害
乌鲁木齐白癜风哪好
焦作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
Tags:
友情链接
成都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