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战龙魂纪第二十三章代价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战龙魂纪 第二十三章 代价

在燕京东部一座大院中,有一个小亭子。有二位老者相对一坐一站。

坐着的老者双眉雪白,面色红润。而站立老者,形容苍老枯瘦,却很挺拔,犹如劲松。

坐着看着用手指点了点站立看着,笑道:“老冯,你这次可失手拉。”

老冯翻了个白眼,郁闷加生气道:“老龙,谁想到这个臭小子自己迷路了,一阵瞎转,把我也转糊涂了!”

随即二人一阵大笑,声震屋瓦。

龙老叹道:“哎,我们都老了。”

“是啊,二十年没到燕京,我都恍如隔世,变化真快啊!”老冯也感叹道:“后面那小鬼子,我没料到,幸好小飞没事,真是不服老不行啊!”

“这些年辛苦你了。”龙老说道。

老冯摆摆手道:“我身为大小姐的仆人,大小姐的孩子就是我的主人,都是应该的。”

龙老问道:“小飞这孩子怎么样?”

“小飞是我看着长大的,这孩子聪慧、善良是可造之材。”老冯言语之间颇有得色。

龙老正色,大手一拍石几,气势暴涨,喝道:“尹家实在是太过分了,不把我龙家放在眼里,二十年前的恩怨依然不肯罢手,这倒还罢了,竟然丧心病狂勾结倭国,这次定要尹家付出代价。”

须臾,龙老叹了口气,道:“龙渊五十年之约快到了。希望小飞能够快速成长起来。这一代龙家人才凋零啊。”又顿了顿接着说:“小飞这事,明面上的就交给老林头头疼去吧。”

老冯傲然道:“老龙放心,小飞定不负众望!”

旋即,又是一阵大笑传出。

此时的周小飞就像一个乖宝宝一样,享受着思彤小丫头的服伺。思彤一会儿剥颗糖给哥哥吃,不会儿给哥哥吃水果,又过会给哥哥捶腿或者在小飞伤口吹气。忙的不亦乐乎。

其实周小飞已经能下地走路了,他只是失血过多,伤口并无大碍。

可是小丫头不肯让他下来,他也只能在床上呆着。

周小飞实在呆不住了,就对思彤说:“思彤,我们去看奶奶怎么样?”

思彤歪着脑袋想了想,可能经过了思想斗争,说:“好吧,那哥哥要走慢点,得听我指挥。”

小飞连声说好。二人到奶奶的病房去坐了会,周小飞就被老太太赶回去休息了,还特意叮嘱小丫头要严加看管,不能到处跑。

思彤得了圣旨,更是神气。又把哥哥安顿在床上才罢休。

李芳和刘芸进来,周小飞可找到救星了。李芳和思彤走后。刘芸对周小飞说道:“怎么呆不住了,要不出去下,应该没问题吧。”

周小飞连忙答应,刘芸把一套运动服扔给他说道:“把衣服换上,我在外面等你。”

“干嘛要换衣服?”

“带你去个地方。”刘芸回头笑道。

周小飞马上换好衣服。跟着刘芸坐进了刘芸开的悍马车里。

一路上,刘芸大致说了是三爷爷要见他。

“三爷爷!”周小飞有点小激动,那可是他所敬佩的老人之一。

车子大约走了有一个多小时,反正周小飞对于燕京就是一个路盲,刘芸带他到地方就行了。当然去见三爷爷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经过了好几道岗哨和细致的检查。终于来到一个院子门口。为什么都喜欢住院子,周小飞也搞不懂。到了周小飞赶紧摒弃乱七八糟的杂念,跟着刘芸走了进去。

来到院子里,只见一个老人坐在凳子上,面前有茶几,茶几上放着一盘象棋。老信我! @要是ta不爱你了人看见他们进来,招呼他们坐下。周小飞、刘芸二人喊了声三爷爷才端正的坐下。

林老仔细端详了一会周小飞道:“有点卫国的样子,来小飞,陪三爷爷下棋。”

小飞象棋虽然会下,可是个臭棋篓子。就这样一盘一盘的下,周小飞一盘一盘的输,林老竟然不嫌他棋臭,下着下着竟然下了三个小时。

可能林老有点累了,说道:“到底是老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说完从旁边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个书画筒交给周小飞,并且拍了拍周小飞的肩膀道:“好自为之。”然后挥手让他们离去。

周小飞和刘芸回去的路上。周小飞揉了揉发酸的肩膀,对刘芸说道:“三爷爷这是打哪门子哑迷。一下午就下棋了,什么也没说啊?”

刘芸笑道:“你呀要好好体会。”

“我体会不了。”周小飞有点苦恼。

刘芸解释道:“第一、三爷爷见你是一种态度,是给某些人看的。第二嘛是磨磨你的性子。”

周小飞细思一会,苦笑道:“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道道,看来我是永远都学不会了。”

回到医院,周小飞、刘芸把竹筒打开,里面是一副横幅字。写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八个大字苍劲有力,锋芒内敛。左边单款为:赠小飞。然后是一个名字,二人细细端详不由大吃一惊,竟然是那位硕果仅存的老前辈,还有那人的字章。

真是大手笔啊!刘芸和周小飞大喜,刘芸道:“我马上去找最好的裱糊师傅裱起来,挂在家里。”

“好。”周小飞同意。

在燕京某处,此处高楼林立,因为已近傍晚,人流攒动。在一处大厦顶楼,从此处可俯瞰燕京风光。可是室内的气氛有点压抑,办公室内一片狼藉,到处散乱着杂物。

出生于1982年

响起,在角落里坐着一个青年,此时的他有点颓废,脸上满是胡渣。接通,听筒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志豪,回来吧。”

“爷爷,我不甘心。”

“这就是代价。”苍老的声音突的伸高。旋即又低沉道:“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主要是值不值!”

“我觉得值。”尹志豪怒吼。

“可是你失败了。”

尹志豪顿时无语:是啊,我失败了,机会可能只有一次。

“回来吧。”苍老的声音再次传来:“怎么失去再找回来!”

挂断。

尹志豪惊醒:是啊,失去的再夺回来。

尹志豪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像是拍去了过往,昂然的走出了办公室。

马鞍山白癜风医院排名
天津男科<28300br>石家庄治疗女性不孕的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成都物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