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我是女皇的随身铠甲第一百四十二章公主坐牢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我是女皇的随身铠甲 第一百四十二章 公主坐牢

“啧,还是不行...”

路雨安看着木铐子上两条细逢,眉头紧皱。

她自己犯愁,殊不知其他囚犯已经满心震惊。

“她把璇玑木震裂了?”

“不不不,她那个品质有点差吧...”

“再差也是璇玑木啊!”

有一个两米多的壮汉,浑身肌肉如虬龙,见证了这一幕自己也开始挣起来。

“啊啊——”

他双臂震的通红,血管根根暴起,汗流浃背使出吃奶的劲,结果不但铐子纹丝不动,自己手腕反而被勒的发黑充血。

“不可能不可能。”

壮汉气喘吁吁,眼睛瞪得老大,锁定路雨安的那间牢房。

“光线太暗,是不是看错了...”

不只是他,周围都安静了,众囚犯大眼瞪小眼,全部在关注这名刚刚入狱的少女。

“张夜,这东西好难受。”

“废话,璇玑木这玩意儿,你也就只能在锁龙台看到这么多了。”

“没有什么办法了吗?”

张夜思考起来:“你这么一说,倒是让我想起一门武诀...”

路雨安眼睛一亮,张夜继续道:“这可不是什么速成武诀,需要循序渐进才能大成,你现在先可以试一下...”

于是,张夜将一套《大焰神罗手》传给路雨安,路雨安当场尝试练习。

她血脉力涌动,流经任、督、冲、带、阴跷阳跷、威斯布鲁克则得了17分。阴维阳维八脉,几处人体大穴同时点亮,左手刚刚散发金光就转变为耀眼的红炎。

“这是什么,她怎么能动用灵力?”

“灵力封印对她无效?”

“能住进甲等的,果然都是怪物...”

囚犯全部看呆了,路雨安左手如红莲绽放,四周宛如霞光万道,璇玑木铐在她的手腕边晕开一圈焦黑。

“开!”

路雨安屏气凝神,一声低喝,噼啪如炒豆的脆响比先前那下更清晰,回荡众但也不能太亮囚犯的耳边。

小拇指粗细的裂缝,在红炎的映照下格外分明。

但是,路雨安做到这一步好像到了极限,璇玑木硬的过分,裂缝再也不能继续延伸。

“可恶!”

路雨安心一横,左手往墙上一挥。

轰!

石墙被砸出一个大坑,让隔壁的囚犯吓了一跳,但是铐子还是那样。

“雨安,别砸墙,万一被认作越狱又麻烦了。”

路雨安经张夜提醒后,开始砸监栏。

监栏所用璇玑木,品质跟之前押解队的囚车一样高,路雨安铁定是砸不断的。

路雨安手掌冒着红芒,不断用木铐撞击监栏,在里外的挤压碰撞下,木铐终于又添了一道长缝。

“有戏!”

路雨安一点头,不断撞击,如同被束之牢笼的困兽之斗。

砰!砰!砰!...

撞击声在整个锁龙台一层回荡,让不少人露出惊疑的目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有路雨安四周这几位,眼睁睁地看着她手上木铐逐渐变得赤红,最终啪嚓一下断成两截。

“雨安,疼不疼?”

“有点。”

路雨安不会自己言痛,但是手腕的血痕说明了一切。

“疼就对了。”张夜沉吟道,“想要练成大焰神罗手,过程是痛苦的,这门武诀的开创者,就是直接徒手击打火中铁砂练至大成。”

路雨安鼻子皱了皱,隐约能想象到那份痛楚。

“所以看你决定了,要是你打算坚持下去,虽然不一定也要击打火中铁砂,但类似的痛楚是必须要熬过去在办理离婚手续时周倩因其父母反对而未办理。双方感情破裂已成事实的。当然,最后大成的大焰神罗手,威力也是极度可怕,抬手可崩裂山川,蒸发江河。”

张夜并不是很建议路雨安学这个,不仅因为过程实在霸烈,也因为路雨安缺失一臂。

可路雨安非常果断地决定要将《大焰神罗手》练下去。

“手上功夫正是我所欠缺的...不能因为独臂就不重视,或者说,正因为比比别人少一只手,我才要更需要《大焰神罗手》!”

路雨安捏紧拳头,无比坚定。

张夜看着,五味杂陈。

其实自从路雨安断臂后,他一直有个心事没告诉路雨安。

他猜测,当秦梦到达一定境界后,其不灭源体的力量很有可能让路雨安断臂再生!

但这只是猜测更或者说一种一厢情愿的臆想,《周天全书》对不灭源体记载太少,一切都需张夜今后自己尝试。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当下秦梦的力量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

张夜迟迟没有给路雨安透露自己这个猜测,也是认为不确定性太大,路雨安现在即使独臂,各方面状态也挺好,他不想因此给路雨安凭添一些多余的想法。

“想远了想远了...”

张夜清理下思绪,同时听到了很多脚步声,神识一探惊喜道:

“雨安,老妖婆好像来了!”

“真的?”

的确,昏暗的光线下,一个老妪靠近了路雨安的牢房,只不过身边多了一个女子。

她身体裹在黑衣中,容貌十分美丽,头发干练地挽成一个髻。

路雨安一见到这女子就沉下脸,也顾不上跟老妪打招呼。

“你来做什么!”

“哼,阶下囚敢这样和我说话,看来是嫌被炸得不够...”

“如果你能炸的准的话,败坏再多灵器也与我无关。”

“我有这个资本我愿意,你嫉妒?”

“嫉妒你的蠢?”

女子自然是云汉帝国二公主——诗月。

她和路雨安两女一见面就针锋相对,连放狠话,老妪连忙给路雨安使眼色,让她先不要跟诗月公主犟。

路雨安看在老妪的面子上,冷哼一声不说话。

但是诗月见此情况,顿时露出胜利的微笑,乘胜追击:“怎么?想不想知道我来这做什么?”

“...”

路雨安话到嘴边还是没说,因为张夜也提醒她现在最好别和和诗月公主起冲突。

但是路雨安总感觉这诗月公主是她天生的对头,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诗月公主轻笑道:“我告诉你吧,本公主跟你一样,也是来坐牢的...”

“公主坐牢?”

路雨安还是忍住没说话,倒是张夜腹诽。

直觉告诉他,这个诗月公主绝对是麻烦人物。

张夜目前所了解过的皇室成员,基本没一个正经人,就连熙月也是有另一重不为人知的性格。

合肥医院哪白癜风好
贵阳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哪家好
吉林哪家白癜风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成都物联网